《新婚夜守寡,我轉身成了六宮之主》[新婚夜守寡,我轉身成了六宮之主] - 第二章 世子(2)

已經又不知跑哪兒玩去了,一寸見方的土地被他翻得稀爛,直接缺了塊雜草,枯枝隨意扔在一邊。

  小廝婢子們還在來回走動,四周被掛上的紅緞子愈加多了,一派喜氣之景。

  她拖着身子回到屋裡,全然不顧裙擺的布料被旁逸斜出的枝條划到,勾了絲。

  阮玉儀垂首,雙手交疊攀着椅子的扶手,整個人幾乎是蜷在一側。她的眼睫低垂着,髮絲擋了小半張臉,讓人辨不清情緒。

  一盞溫熱的茶水被斟好,擱在几案上。阮玉儀聞聲抬眼,見是木香,便道,「你去尋木靈,與她一道。」

  「小姐,木香就想在這兒陪着您,」木香放輕的聲音,生怕連呼出的氣,都能將此時瓷人兒般的小姐震得稀碎,「木靈這才離開一個時辰不到,怕是沒那麼快回來。您要是擔心,奴婢多叫幾個人去尋。」

  她不答話,嘆了口氣,捧起茶盞呷了一點。

  木香知道方才所見對小姐打擊極大,於是絕口不提那些糟心事,而是想着如何能逗小姐開心。

  「等木靈回來了,我們就陪您去找那新姑爺,」木香蹲到她面前,仰頭瞧她,拿手指去勾阮玉儀的手心,「那新姑爺一定是芝蘭玉樹,光風霽月,我們小姐多漂亮呀,新姑爺肯定被小姐吃得死死的。」

  阮玉儀感受到手心的癢意,思緒隨着木香的話飄散,耳尖不由得微微泛紅。

  「瞎說什麼呢,你這丫頭。」她知道木香是哄她,於是無奈地拿手指去戳木香的額頭,將人戳的往後一仰,跌坐在地。

  是了,少了一個程行秋又如何,日子是她自己的,終究還得過下去。她只當這枯樹杆子不牢靠,斷了折了,什麼海誓山盟不離不棄,盡數拋卻在後頭便是。

  她吁出一口氣,看着木香捂着額,滿眼擔心的模樣,釋然不少。

  氣氛一時間活泛些許,木香正想再開口,卻聽身後傳來句清脆的問話。

  「什麼新姑爺,你們在說什麼?我也要聽。」

  「木靈?」木香起身去迎,「怎麼這麼快便回來了,事兒辦成了嗎?」

  來者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,梳着個雙環髻,臉頰上還有些嬰兒肥,十分喜人的長相。木靈是阮玉儀嫁進來時新入府的丫鬟,名兒也是阮玉儀給起的。

  阮玉儀放心她,就讓她和木香排一個輩兒。這木靈是個活潑的,雖不似木香穩重心細,卻心思單純。

  「嘻嘻,木香姐姐放心,打聽到了。」木靈邊說邊往裡走,「奴婢正走到山腳,少夫人您猜怎麼著?」

  木香耳尖地聽到這聲「少夫人」,放在以往自然沒問題,只是現在……

  她瞧了一眼阮玉儀的神情。

  「木靈,你以後別喚我『少夫人』了,與木香一般喚『小姐』即可。」阮玉儀也的確覺着膈應,隨口提了一句。

  木靈不知道原委,呆愣愣地問了句,「為什麼啊。」

  「你繼續說。」木香暗中掐了她一把。

  「哦哦,奴婢聽山腳下的人說,這世子要陪太妃吃齋一月,因此三三兩兩來了不少年輕姑娘呢。」

  「哪家世子?」阮玉儀問。

  木靈湊近了些,像是在交接什麼王宮秘辛,「是郁王世子。」

  這郁王世子名喚姜祺,風流之名滿城皆知。他生了副討姑娘們青睞的好皮相,又是風流多情,能說會道,一張巧嘴不知招惹了多少姑娘。

  他本人更是家花野花一併采,且不說府中數房妾室,就是養在外頭的戲子與青樓女子也是不少,家中對他的行為卻放任不顧。

  不過愈是如此,才愈能讓如今算無遺策的新帝放心。

  一邊的木香見她出神,便試探道,「小姐,這郁王世子的名聲……」姜祺雖討年輕姑娘們歡喜,可哪家正經人家會首先考慮他呀?

  阮玉儀垂眸,指尖撫弄着杯沿,這風流世子還能耐下心來,舍了山珍海味,陪上太妃她老人家這許多時日,想來品性不至太壞。

  她也不要什麼榮華,只需一個空名頭,還她一個自由身。

  何況,姨母步步緊逼,眼下,她已經沒有更多的選擇了。

  「我自有考慮。」她沉吟半晌,道。

猜你喜歡